首页 > 玄幻小说 > 联盟窃取大师 > 第154章 殿下,我有一句话
    九月四日。

    冻土皲裂的平原上,一场惨烈的战争正在进行着,天上飘着稀疏的雨雪,翻卷的泥土混着血肉。

    数千人在这处小平原上拥挤成了一团,一瞬间的伤亡便有上百人。

    蓝色的旌旗翻倒,驯服的雪原狼骑撞死在长矛阵前,强壮的战士凌空飞过防线和德玛西亚的步兵厮杀起来。

    一柄斧头狠狠地凿开铠甲,野蛮人穿着棕色的兽袍仰天嘶吼,随即便被长剑削掉脑袋。

    德玛西亚方装备精良,北方下来的部落联盟死伤惨重,不过他们仍旧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遭遇战他们比德玛西亚更有经验!

    箭雨泼飞,巨狼啃噬,黑色的土地贪婪的吞食着死者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终于悲怆的羌笛响起,远方观望的斥候传来撤退的号角,还没有迎敌的野蛮人毫不犹豫的抛弃陷入敌阵的战友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战场很快沉默了下来,焦烟熏黑了一名战士的甲胄和脸庞。

    他拄着剑,剑身上发烫的鲜血滚滚流下。

    没有人选择追击。

    同一天,拱卫雄都的无畏先锋营开拔北上,盖伦为将,直接受北方战场统帅管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天柴安平开始试着自己起床下地,即使是使用了六级药剂,他的伤势恢复速度也让拉克丝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柴安平自己倒是觉着挺正常,其实有炼金魔力的“内视”功能,昨夜他便感觉可以下床了,关键拉克丝不让。

    “来,慢慢试试迈左脚……”

    拉克丝扶着他的手,一边指挥着。

    柴安平笑了一下,故意迈出右腿。

    “行了,伤口基本长得不会影响我行动了。”他摆摆手:“对了,今天早上好像外面挺热闹的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我兄长今早举行开拔仪式,准备援军北上了。”拉克丝低声道:“军部打算把战争终止在德玛西亚城下雪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柴安平了然应了一声,两人都听过罗德尼的表述,自然知道盖伦北上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撒开我,我站得住了,话说荣耀竞技的比赛打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今天刚好开始第二轮筛选。”拉克丝眉头微挑:“难道你还想去参赛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

    柴安平捂着小腹朝厕所走去:“再修养几天我又生龙活虎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好才是有鬼了。”拉克丝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这几天柴安平没有出现在人们视线之中,骂声愈演愈烈,也就是拉克丝没有拿报纸给他看,否则能把他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每次荣耀竞技总会有些滑稽的决斗成为人们的街头笑谈。

    而受人针对的选手则更惨,当然像是之前披露他和拉克丝私会的《德玛西亚报》这种大报社反而没来蹭这口热度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养好伤,这次荣耀竞技退赛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。”柴安平解好手出来:“我现在甚至有点迫不及待想要上场撂翻那群狗屁的豪杰!”

    拉克丝撇了撇嘴,嘴强王者说的就是你这款。

    九月五日,又恢复了不少的柴安平可以吃流食了,威廉爵士又过来帮他上了次药。

    六日,一封竞技场送出的信件投到了他的信箱中。

    “八日下午两点,主竞技擂台,对手第三十豪杰‘龙枪’雅各布·弗洛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该说自己乌鸦嘴吗?”

    “‘龙枪’雅各布·弗洛格擅使长枪,退役龙禽骑士军团长的徒弟,枪术登堂入室已是见习龙禽骑士,前两次对决曾击败了号称有百人敌之力的威尔·沃克,优势明显。”

    今天拉克丝有应酬没有过来,柴安平便自己搜集了一些记载了雅各布·弗洛格战绩的报纸来看。

    当然不可避免的看到一些板块放着自己的“趣闻”,这些报纸的名字一一被他记在小本本上,早晚有一天要跟他们算账。

    不管在什么时代、什么话本小说,刷大枪的无一不是狠角,他自然不敢轻视,不过或许是受了斯图尔特记忆的影响,他对这场决斗竟然惊人的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第三十豪杰!就拿你来开开荤!”

    “后天……有治疗药剂和炼金魔力辅助应该就不影响正常动作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竞技场也在刻意炒作柴安平的这一场决斗,七号的早报上首版上便是大篇幅的鼓吹这场决斗。

    主竞技擂台上万的座位中午就抛售一空,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去看热闹还是看笑话。

    “声名鹊起雪莱督察对决军团长高徒雅各布·弗洛格!”

    柴安平笑着念出早报的标题。

    “这小编可以抓出去毙了,连标题都不会起。”他喝一口麦粥:“像什么‘震惊,格雷西·雪莱原形毕露之战’、‘雄都新星竟一朝陨落?!’、‘现在的督察竟然是这种水平?’不比这响多了?”

    一早赶来的拉克丝闻言娇嗔瞪了他一眼:“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情皮,你赶快退赛啊!”

    “退赛干啥?”柴安平瞥了她一眼:“退赛我还要不要名声啦?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还在意什么名声啊,命重要!这件事不需要讨论,听我的,赶紧退赛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还跟你有个赌约嘛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拉克丝闻言横眉竖眼:“算我输了还不行吗?!”

    柴安平大手一挥:“男子汉大丈夫,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况且小的怎么可以占殿下的便宜哩。”

    他羞涩一笑:“要不明天我要是赢了,殿下您来给小的揉揉肩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揉你个……”

    拉克丝愤愤地站了起来,还一边可爱的挥舞着拳头:“你想打就打吧!哼,反正难受的也是你自己,多大的人了还拎不清什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拉克丝生气的模样,柴安平不由咧嘴笑起来: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什么最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……”拉克丝扭头正要抱怨,对上柴安平炯炯有神的眼睛却是忽然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……是你最重要啊!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背负这种骂名,还怎么跟你见面?”

    “呀,住口!”拉克丝闻言耳根立即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!”柴安平放下碗筷a了上去,声音喊得震天响:“我不但要参赛,我还要追加赌约!要是我夺得了荣耀竞技的冠军——”

    他上前将拉克丝压到墙角,眼睛牢牢盯着拉克丝殷红的脸,女人你这么贴心善良我很难控制得住自己啊!

    “殿下,您就和我来一场甜甜的恋爱吧?”